目前日期文章:201311 (2)

瀏覽方式: 標題列表 簡短摘要
要的不只是錢 文/吳若權其實,我這樣努力--傾聽最內在的聲音 我們都需要一個人生可能有什麼的夢想,才有精力走這一遭。--《適當的自私》 文/吳若權 離開的訊號像夜晚的星星,當我抬頭仰望,它們一顆一顆的在天邊對我眨動。許多征戰多年的職場武士,到最後已經無法卸去盔甲,但我始終提醒自己,注意傾聽最內在的聲音。 「已經夠了,」進入微軟三年多之後,我心裡開始響起一個催促我離開的聲音,這個聲音盤旋不去,一直到我提出辭呈回應它。 但我的辭呈被駁回了,總經理以「留職停薪三個月」的「緩兵之計」慰留我。據說他還為此向西雅圖總部打報告,當時微軟已經從漫無章法走向制度化,准許一名經理留職停薪,必須有充分的理由。 總經理認定我是因為工作過度而產生職業倦怠,需要休息一段時間,而以留職停薪的方式,最重要的是可以保留股票。微軟配給同仁股票,但它像一張遠期支票,大約四年到五年,同仁才可以領出票值的八分之一,以此類推。如果在這段時間之前離職,很抱歉,股票就等於通通還給公司。 ●離開路更寬 這種用股票綁住同仁的方式,利用的是人性的貪婪以及捨棄的艱難,但是留下來的人確實也獲得了報償。若單純以財富來說,證明了等待的確是值得的。多年後的某一天,我忽然計算了一下,如果我一直留在微軟的話,現在就是個億萬股票男了,為此我還暗暗心疼了一個晚上。但不離開,也不會有現在的吳若權。 如果我有了一億,我還離得開微軟嗎? 如果我有了一億,我還有足夠的時間去夢想人生的其它可能嗎? 但是我清楚一件事,無論信用貸款我將來做什麼,去哪裡,都不會比留在微軟辛苦。為了避免與總經理直接衝撞,我答應留職停薪,他也自以為是的認定我只是一時衝動,「年輕人難免耍脾氣,休息幾個月再回來喲!」他叮嚀我。可當我從微軟撤出的那一天,我心裡已經很明白:不會再回去了。留職停薪後,我用微軟的word排版,擬了一份離職通知,印給客戶和同事,告訴他們我要走了,要去開工作室。 我的同事拍胸脯保証:有case一定交給你!總經理耳聞我的行動,緊急約我到美麗華飯店用餐暢談,那時,我深深了解他對我的善意,但也只能說抱歉,真的非常、非常抱歉。我的離開打亂了微軟的人事布局,但那不能作為我決定去留的因素,我只問自己兩件事: 第一,如果一直待下去,我會做到微軟總經理嗎?需要多久?如果做到總經理,我會快樂嗎? 第二,如果一直待下去,我能夠完全融入微軟的文化,成為一個百分百的商人嗎? ●坐不住不愛的位置 答案很清楚,我根本不愛那個位置。亞里士多德說個性決定命運,而我一直扮演稱職的幕僚,對我來說這是最舒服的角色,我不想在群眾之中被注意,總是刻意縮小自己、隱藏自己,從小如此,即使身經百戰,仍然如此。「滿招損,謙受益」的古訓彷彿鍵入了我的基因密碼,我可以賣力做事,但希望上去講話的人是老闆而不是我。 這樣謙遜厚道的個性,某種程度來講,也意味著我對自己沒有足夠的信心。那麼我有可能選擇不做管理工作嗎?在HP這是可行的,HP有「管理職」和「專業職」二個系統,完全尊重同仁的意願,所以我有個HP的同事,一輩子只做研發而不管人。但在微軟的扁平組房屋二胎織裡, 我只能期待一步一步的晉升,雖然還有一兩個人佔住前面的位置,我知道我將會緩緩的往上爬升,然後在許多年後的某一天,成為高階主管,也許升到一個符合「彼得原理」所說的,「能力不足以應付的位置」。 這個「不知道要多久」的漫長升遷過程讓我覺得非常難耐,我一方面想等待,一方面又不想繼續一個只是為了等待的工作:等待股票,等待不確定的升職。我會快樂嗎?我能融入微軟的企業文化嗎?我看到微軟的高階主管每天晨起打高爾夫,而我寧願去晨泳。我無法扭曲自己去「學習」老闆的興趣,但是在大企業文化裡,這件事有一種不可言說的重要性。 ●要的不只是錢 在微軟這樣的商業戰場上,我感覺人格正在分裂。基本上我是個喜歡讀書、畫畫、欣賞藝術的人,渾身文化人的氣味,但是和身邊的人都不一樣。他們是如此善於經營自己,譬如懂得以外商公司經理名義,投資經銷商或通路,甚至本土企業。 我輔導過不少經銷商,要插股易如反掌,我只要說,給我百分之二十股份,我給你多少貨,交易就搞定了。但我自始自終都不曾動心起念,我的商人性格沒有發展完全,不夠強悍,不能無情。我的潔癖告訴我,如果我們有桌面下的交易,那麼就做不成朋友了,但是我希望交朋友,希望快樂工作。 我當然不會忘記回家問父母親大人,和我要離開HP時問的同一件事:我要賺多少錢才夠?我必須拿多少錢回家?母親和四年前一樣告訴我,不用擔心,房子是自己的,生活費一個月兩萬多,你去做想做的事吧!我還是憂心忡忡,忽然想到雜誌上報導過,在轉換工作的空窗期,至少得預留半年的生G2000活費「以防萬一」,於是我趕快算一算手邊的存款,足夠用半年了,心裡才比較舒坦。 過去幾次換工作,我都是以前一個工作的薪水作基準,去考量下一個工作。離開微軟後,為了不再陷入「一定要賺多少錢」的盲點,也因為決定開工作室的關係,我於是換了個想法,只問自己需要多少「基本生活開銷」,再用這個數字去衡量下一個工作的收入。 不過這和信心無關,我有信心賺到更多的錢,但既然離開微軟,放棄股票,便表示我要的不只是錢,我也不希望只為一家公司工作,我期待中的新工作是具有生產力的,不需要浪費太多的時間在開會,在溝通瑣碎的事情上。我不想再浪費生命,在組織裡學打高爾夫。 ●與你分享:熱情,是決定去留唯一的因素 公司的人事變遷和環境變化,永遠比想像中快。我離開微軟後,微軟吹起了一陣大風,有人調職,有人離職,也有人去而復返。職場上,讓你決定去留的因素是什麼?喜歡同事?欣賞老闆?討厭某一個人?對制度不滿?其實,除了對工作的熱情之外,最好不要讓其它因素決定你的去或留。每天都迫不及待想進辦公室,就算被老闆修理也不會垂頭喪氣,既能夠貢獻所學,又可以學習新知和不同技能,有一種「我在成長」的滿足感,這就是所謂「工作的熱情」。對工作有熱情?那麼就繼續努力;失去熱情?那麼就去找一個能夠把熱情召喚回來的工作。 為了工作熱情以外的理由辭職,結局很可能是今天離開,明天就後悔了。  

kg42kgnuit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不要說我和小孩子在吃醋你怎麼能夠用你在跟我說話的語氣和室內設計用語和她說話就算她是小孩子那也侵犯到  唯我才能擁咖啡機有的溫柔她不懂事就算了怎能連你也不懂事了呢
冷凍冷藏冰箱

kg42kgnuit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